读者园地

  • 书名
  • 《病相报告》

“这社会得了啥子病”——贾平凹《病相报告》“病例”解读

书评人:金虎
    贾平凹的长篇新作《病相报告》是一部很有思想深度与历史厚度的力作,其剖析社会之深刻,刻画人物之传奇,揭示历史弊病之力度,显示出作者对社会观察、历史思考的深入透彻,仅以文中社会“病例”来看,几幕触目惊心的历史图景便使你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病例一:“王有才吃人”。王有才是景川在青海油田共过事的一位劳改犯,他犯罪的经历是这样的:“他说那是八年前的事了,他在家里拿斧头砸榆树皮,砸出来的树皮桨是可以和黑面搅在一起做糊糊饭的,砸着砸着,一歪头看见墙皮上印出的水痕像一盘红烧肉,而且他竟闻见了肉香……他开了院门,巷道里躺着一个孩子,是邻村张木匠的儿子三狗……三狗真的是死了……他原本要抢了三狗去找三狗的父母的,可三狗的腿瘦是瘦,但很嫩,胃里就翻腾得像猫抓,想,反正这孩子是死了,听说人肉细,不如把他吃了”。(62页—63页)

    这是发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三年自然灾害中的人吃人案例,王有才不管吃人动机如何,但在那个非常年代,吃人现象却实有发生,这是王有才的“罪过”,也是社会的错。

    病例二:“王明挨打”。“延安发生了重大事件,王明所代表的路线在党中央引起了争议,遂扩大到整个边区,王明就受批判了……我记得很清楚,那次开批判会……主席台一张白木桌子,毛泽东主席在桌前的凳子上主持,而王明也坐着……约摸半晌午,太阳悬到了半头顶,每个人的影子都变小变矮,屁股上的尘土就扑地扬起来,引起了他周围人的骚乱,但这骚乱很快平静,这人走出了人群,一直走到王明跟前,突然间扇了王明一个耳光,王明差点要从方凳上跌下去,趔趄了一下,终于支持住了,眼镜却掉下去,这个骂道:王明你这个反革命还坐着,你应该站起来接受批判”。(76页—77页)

    这段文字,不知是写实还是写虚,但文中历史人物都大名鼎鼎,而这样的历史场景在“文革”中比比皆是,我不便把王明与“文革”中挨批挨斗的老革命类比,但这种大批判、整人挨斗的风气,应始于延安的整风运动(又称新抢救运动)。

    病例三:“侮辱人格的白袖章”。“那已经是文革前夕,我独自一人调回了西安,在一家秦腔剧院还未正式上班,运动就开始了……。可怜的母亲就这样过早地一头黑发全发白了,白的如霜一般,她必须在每日的五点出门,清扫整个居民区的马路和公厕,夜晚十点了方能回家,革委会里给母亲一个白袖章,让她永远受到所有人的监视,也让她永远受着羞辱和自卑。母亲一直是不让我知道她有白袖章的,但我隔着窗缝瞧见她出了门把白袖章戴上,回来了在门口把白袖章摘了装进了口袋,我的泪水就哗哗地流下来。”(166页—167页)

    史无前例的“文革”,一片红海洋、红五类、红袖章、代表革命与进步,而黑五类、白袖章自然是反动与腐朽的象征,殊不知这一抹杀人性,剥夺人权的运动本身是无道德的,因此这类的划分也是惨无人道的,戴白袖章也就成了侮辱人格的罪证。 ▲南方日报